• 當前位置: 資訊 >> 石化 >> 行業動態 >> 正文
    探秘“海上大慶”:中海油建立深海作業艦隊
    2011-2-11 來源:國企雜志
    關鍵詞:中海油 傅成玉 海洋石油

    探秘“海上大慶”
       中國海油上下求索28年,終于實現了“海上大慶”的夙愿。中國就此成為世界海洋油氣生產大國。未來10年,中國海油還將走進深海,探尋下一個“大慶”

      圓夢“海上大慶”

      28年來,中國海油堅持對外合作、科技創新與管理創新,實現了“海上大慶”的夙愿,使得中國昂首邁進了世界海洋油氣生產大國的行列
      背負著希望,承載著未來,中國又一個“大慶油田”橫空出世。
      這是一個勘探開發難度極大的油田。油氣資源分布在300萬平方公里的海域,區塊小而分散,而且有海風、海浪、海冰、海潮隨時來襲。
      這是一個精簡高效的油田。 在市場經濟、改革開放形勢下,僅用6萬人、2000口井完成了產量的快速提升,當年在松遼盆地則需要開展40萬人、3萬口井的石油會戰。
      2010年12月20日,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中國海油)在北京宣布,公司國內油氣當量突破5000萬噸。至此,海域成為中國油氣開發最重要、最現實的接替區之一,中國能源開發從此步入“海洋時代”。而中國,也邁進了世界海洋油氣生產大國的行列。
      為了這一天,中國海油人奮斗了28年。

      對外合作植入良好基因

      1982年2月15日,沒有鮮花、鞭炮,沒有熱烈的剪彩儀式,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在北京東長安街31號掛牌成立。走進這座三層小樓,第一任總經理秦文彩正在辦公室凝神審閱著明天即將發布的第一批國際招標通知書。盤點僅有9萬噸原油產量的家底,他對此次招標不敢怠慢,因為它關乎中國海域的盡快開放。
      可以說,從公司成立的第一天開始,中國海油就已經趟出了一條對外合作的先河。“沒有對外合作就沒有中海油。”在采訪中,海油人經常提到這句話。
      對外合作的大門打開后,國際眾多跨國石油公司帶著資金、帶著技術越洋過海來到中國。道達爾、埃克森、BP等國際石油企業的旗幟在中國海域從南插到北,平臺上多了大胡子的“洋鬼子”,也出現了以前沒有見過的物探船、鉆井船、采油船 中國海一下子熱鬧起來。
      然而,沖突與磨合也隨之上演了。在北京,一場關于“對外合作是愛國還是賣國”的大討論激烈地展開;在海上,“平臺上為什么不能吸煙”、“以前我們就是這么干的,現在為什么不能”等不和諧音不斷出現。最終,實踐使海油人認識到“不承認落后就不是愛國主義”,他們發誓要不斷學習。
      南海西部海域是海洋石油行業對外合作的前沿陣地之一。1982年,道達爾公司發現南海第一個油田潿10-3,并于1986年開采出第一桶油,當年年產量近30萬噸。1983年,鶯歌海再傳喜訊,中國海油與阿科公司在鶯歌海發現儲量近千億方的崖城13-1氣田,這是中國近海發現的第一個也是迄今最大的氣田。
      對外合作成果最顯著的地區是南海東部海域。1990年,珠江口第一個合作油田——惠州21-1油田建成投產以來先后開發了14個合作油田,形成了中國最大的近海優質高產油田群。
      28年來,中國海油勘探開發區塊共計82個,其中對外合作區塊多達72個,利用外資100億美元。
      在“海上大慶”建成之際,原石油工業部部長、現任世界石油理事會中國國家委員會主任王濤這樣說道:“從誕生的那天起,中國海油就通過同世界最大的跨國石油公司合作,在自己的發展基因里注入了當代石油公司的經營管理理念和現代企業制度。”
      也正因為這樣,中國海油在對外合作中成為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弄潮兒”,也成為了中國工業企業的“特區”。

      思想解放拓出勘探新天地

      對外合作如同一架云梯,讓剛起步的中國海油一下子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可是,這只是中國海油發展的一條腿,而且隨時可能被抽離。“外國石油公司來中國的最初幾年,因為沒有大的勘探發現,所以有一些公司就開始撤離了。”中國海油總地質師朱偉林對此記憶深刻。立志要建立中國海洋石油工業的海油人認識到,在對外合作的同時必須自強筋骨,發展自營油田,要實現“兩條腿走路”。
      “要讓自營勘探這條腿變長變粗,地質工作是關鍵。”這是大家的共識。其實,海上油田與陸上油田有些相似之處。從大慶油田、勝利油田、大港油田轉戰海洋的石油人也曾這樣認為。“以陸推海”成為當時最具代表的勘探觀點。然而,現實給了海油人一記耳光。“雖然我們已經開始和國外公司合作,而且不斷吸收國內陸上油田一些經驗,但并沒有大的油氣發現。”中國海油副總地質師、中國海油研究總院副院長鄧運華回憶起當時的情況仍有些失望,“經過實踐后,我們發現陸上油氣勘探的很多經驗在海洋里失靈了。”
      海洋到底有沒有大油田,這些“金娃娃”藏在哪里?海洋石油人苦苦思考著、實踐著、反思著,并強烈認識到必須逐步探索適合海洋油氣自己的勘探理念與技術。
      “三個重新研究”被適時提出:重新評價研究以往全部地震、鉆井資料,分析總結以往鉆采工藝技術;重新研究華北含油氣盆地發于、發展充填史;重新研究渤海油氣成藏特點和分布規律、渤中凹陷及其周圍構造運動發育發展歷史以及郯廬斷裂活動對油氣成藏的控制。
      大海不負有心人。全新的勘探理念相繼提出:“渤海灣盆地凹陷凸起油氣聚集的差異性”、油氣運移“中轉站”模式、花崗巖潛山勘探理論 這些勘探理論的突破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末到本世紀初帶來了中國海油儲量增長的高峰期,蓬萊19-3、蓬萊25-6、曹妃甸11-1、旅大27-2等十多個大中型油田群相繼被發現。
      “中國海油5000萬噸的實現, 1995年 2004年的油氣勘探儲量發揮了巨大作用。”朱偉林告訴記者。
      “找油氣不是靠運氣。”記者在采訪中對鄧運華副總地質師的一句話印象頗深。是的,找油氣不能靠運氣,“海上大慶”的輝煌也不是靠運氣。今天海上大慶的無限風光,其實早已肇因于15年前的勘探突破。同樣,“十一五”期間,依靠大面積三維地震采集與處理等技術,中國海油自營勘探發現20余個大中型油氣田,占新發現儲量的60%,又為下一個“海上大慶”奠定了堅實基礎。

    注: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藍劍)
    首頁 [1] [2] [3] [4] [5] 下頁 末頁
    查看評論】【 】【打印】【關閉
    在线aav片线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